相关搜索:慢性肾炎 肾小球肾炎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博大肾友会 >
博大肾友会

靠“人工肾”活18年 “老血透”要做“博士后”

来源:南京博大 时间:2014-10-30 19:30 点击: 次

靠“人工肾”活18年 “老血透”要做“博士后”

《扬子晚报》2008-1-21日

       (记者 毕晓红 )昨天,南京博大肾科医院内,一场别开生面的“学位颁发典礼”正在举行,被授予“学位”的是一群长期依靠血液透析(人工肾)的晚期尿毒症患者。

      50岁的陈太昌是位有着21年血透透龄的尿毒症病人,他也是我省目前透龄最长的血透病人之一。昨天陈太昌和另一位曾是体育老师,已有18年透龄的病友一起身着博士袍、头戴博士帽,神采奕奕地从我国著名中西医结合肾病学专家、博士生导师王钢教授手中接过了“血透博士”证书。台上的老陈侃侃而谈、中气十足,很难想象这是一个21年尿毒症血透病人。

      据王钢教授介绍,尿毒症血透病人的肾功能全部或大部分丧失,需要依赖血液体外机器透析即“人工肾”生存,并随时有可能因心脑血管疾病、心衰、冠心病、心肌梗塞等原发病或并发症而死亡。1999年度全国透析移植登记报告表明,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透析时间超过5年的人数小于10%。

      近年来我国医疗水平、血透条件和血透质量都越来越好,医疗保障水平也大大提高。以往血透时间超过5年的很少见,现在超过5年、10年的越来越多。不过像老陈这样已经坚持了21年的血透患者确实很少见。

      陈太昌说自己可算是国内血透医疗发展20年的活见证。“20年前,哪里能想到还会有看到女儿工作的一天!”老陈说1987年自己被确诊尿毒症需要血透时,女儿才3个月大,当时年仅29岁的他几度想死。1990年他曾做过肾移植,当时费用不高,3万多元,谁知十天后就因为超级排异,只得摘除移植肾,重新开始血透。结果这血透的日子一过就是21年,其间血管通路几度闭塞,王钢教授又几度为他做了难度极高的高位动静脉造瘘,一次次为他打开了生命通道,使老陈得到及时充分的透析。

      现在老陈夫妻和睦,女儿去年大学毕业工作了。一周三次的血透,老陈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就来了,说话声儿也中气十足,煤气包自己能拎上楼,脸色也不错,不知道的人很难想象他竟是一位已经血透了21年的尿毒症病人。王钢教授认为陈太昌持续血透21年,其中有自身体质较强的因素,同时透析质量,透析方案以及并发症的控制都很关键,此外病人自己生活饮食上的节制和科学性也很重要。这次博大肾科医院举办这个“学位颁发”典礼,就是要鼓励所有的血透病人,血透不是生活的结束,只是另一种生活的开始。

      陈太昌告诉血透病友们:“外部条件好了,还要我们自己的心态要好,别老拿自己当病人,该玩就玩,该吃就吃。别说能活20年,就是30年也不是不可能的事!我现在是血透的博士,以后我还要做血透的博士后、终身教授,我还等着要抱外孙呢!我们大家一个都不能掉队啊!”老陈一番热情的讲述,听得肾友们群情激动。

      王钢教授说,血透人群是一个特殊的群体,维持性血透是漫长而艰难的替代过程。我国目前血透病人大多血透了就不再工作,完全脱离了社会生活。而在国外血透病人仍然正常工作生活。王钢教授认为今后血透治疗的发展目标应该是社会、医院、家庭与血透患者更紧密地结合在一起,给予他们更多的关爱,不仅要让他们活得更加长久,还要活得更有质量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更多>>百年传承 肾科世家

更多>>症状索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