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关搜索:慢性肾炎 肾小球肾炎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肾脏疾病 > 肾功能衰竭 > 尿毒症 >
尿毒症

首用冬虫夏草治疗肾结核、尿毒症验案

来源:南京博大 时间:2014-11-12 14:47 点击: 次

邹云翔教授首用冬虫夏草治疗肾结核、尿毒症验案

1、肾劳(慢性肾炎、尿毒症)

孙××,女,38岁。

患慢性肾炎已八年。水肿反复不已,经治疗,肿已退。1976年3月份,因家务劳累后,发尿频、尿急、呕恶不能食,面、肢浮肿,高热38.5℃~40.2℃,在某医院就诊,查血非蛋白氮96毫克%,二氧化碳结合力30.3体积%,血化验红细胞140万/立方毫米,血色素5.5克%,尿检:蛋白(+++),红细胞(+),脓细胞少许,X线胸透左侧胸腔有少量积液,诊断为慢性肾炎、尿毒症;发热待查,而于1976年3月12日住院。入院后,中段尿培养有大肠杆菌20万以上/毫升,经用西药抗感染,纠正酸中毒、电解质紊乱等治疗,体温下降,胸水消失。但肾功能不能恢复,于7月份出院。7月13日至邹老处诊治。

神倦乏力,形瘦纳少,面黄少华,脉细弱,苔白质淡。查血尿素氮65.5毫克%,二氧化碳结合力29体积%,酚红排泄试验10%,肾图曲线示两肾无功能;血常规红细胞175万/立方毫米,血色素6.5克;尿检:蛋白(+);查心电图尚属正常。肾气虚衰,阴阳气血皆已虚损,治从整体调理。

服药十剂后,胃纳增加,症状减轻,精神好转,继续服用上方直至9月下旬,病情稳定,自觉无明显不适而停服汤剂。

1977年5月31日,因下肢踝关节处浮肿而复诊,仍给1976年原方,服后浮肿渐消,月余后停药。9月份因感冒而致胃纳减少,恶心欲泛,感冒愈后,症状未改善,而于9月14日又来复诊。胃气虚弱,升降失司。治从补气健脾,和胃助运,以保胃气。

服用五剂后,胃纳增加,日进半斤以上,仍以补益阴阳气血,肺脾肾同治复方治本。

1978年3月24日,因高烧(体温39.2℃)、抽搐、面肢发麻、全身无力而住某医院治疗。查血白细胞14200/立方毫米,中性80%,淋巴13%,红细胞158万/立方毫米,血色素3克%;血压110/60毫米汞柱;查血非蛋白氮、肌酐尚正常;尿检:蛋白(++),红细胞1~2,管型0~1。用青霉素、链霉素肌肉注射,并用氢考、四环素,一天后体温即下降。退烧后第三天,输血200毫升(血已置冰箱十三天)。输血后血非蛋白氮上升至69毫克%,肌酐2.4毫克%,二氧化碳结合力31体积%,至5月血非蛋白氮仍不降(60毫克%),贫血严重,于6月1日又至邹老处就诊。眼睑微肿,足踝关节部浮肿,按之凹陷,经行期浮肿明显,昨日经潮,量一般,口干欲饮,脉细弱,苔薄白,舌质淡。血压90/50毫米汞柱。仍宗气血阴阳肺脾肾调治法。

药后精神好转,肾功能改善,能做轻微家务劳动。至6月下旬复查血非蛋白氮42毫克%,二氧化碳结合力47体积%。仍以原方加减续进,病势稳定。8月份继续来院看病,自觉无特殊不适。10月复诊时,血非蛋白氮26毫克%,血色素4克%。

[按]患者系慢性肾炎肾病型,水肿反复消长,遂成虚损之体,且又并发肾盂肾炎,肾功能严重受损,而致阴阳气血肺脾肾俱衰。本案从虚劳治,坚持调摄阴阳,补益气血,肺脾肾同调复方,从本图治,病得稳定。

2、虚劳(肾结核)

叶××,女,27岁,教员,1965年11月19日初诊。

患者自幼体弱,1958年觉腰痛,次年在某医院确诊为肾结核,同年7月施行左肾摘除术后,腰痛得已。1965年4月结婚,同年8月又觉腰痛,难以转侧,又至某医院检查发现尿中有大量结核杆菌(共查三次),确诊为右肾结核。使用抗结核药物,疗效不著,不能再施行摘除手术,乃来邹老处求治。当时面色萎黄,形体消瘦,右侧腰痛,难以转侧,头昏,精神疲乏,终日欲寐,纳谷呆顿,有时微有尿频,经行后期。脉象细而少力,舌淡苔白。邹老认为,患者先天不足,后天失调,肾虚脾弱,是病之本,证属虚劳。治以益肾健脾,补气养血。

另方:冬虫夏草9~15克,同栗子入鸡腹内。炖熟后食之。需连续服用一、二月。

11月25日复诊:服药五帖,并食冬虫夏草炖鸡,无不良反应,病情亦未见进退。原方益以血肉有情之品紫河车3克,并加芡实12克,炙甘草3克。

12月2日三诊:共服药十三帖,称腰痛、乏力、头昏等症状皆有所好转,纳谷亦稍振。治守原方踵进。

12月15日四诊:叠投益肾健脾,补气养血之品,颇合病机,纳谷增加,精神较振,小便如常,自觉症状已不甚明显,脉细,苔薄。效不更张,原方以冀续效。

12月30日五诊:患者称一周来无明显不适感觉,精神好,饮食二便及睡眠均佳。去某医院复查尿找结核杆菌三次,皆为阴性。原方以巩固疗效。

1966年1月8日六诊:迩来除略感纳谷欠香外,无明显自觉症状。脉细有力,苔色薄白微腻。再拟原方巩固疗效,并拟炒陈皮3克、炒苡米3克、炒玉竹3克,每日一剂,泡茶饮之,以化湿健胃。

患者服煎剂和冬虫夏草同栗子蒸鸡食用,治疗月余,自觉症状消失,尿找结核杆菌阴性。1966年3月和4月又复查四次,并导尿培养一次,皆为阴性。1969年生一子。随访十三年未见复发。

[按]肾结核,中医虽无此病名,但于虚劳、腰痛、血淋等门中有类似此病之记载。

本例患者,自幼体弱,先后天不足。夫肾为先天之本,为水火之脏,内脏元阴元阳,主骨生髓,藏精。脾为后天之本,主运化,输布水谷精微,升清降浊,为生化之源,五脏六腑。四肢百骸皆赖以养。先后天不足,亦即脾肾不足。“邪之所凑,其气必虚”。患者左肾结核摘除后,调摄不善,到校上下班骑自行车,工作紧张,劳累过度,以致右肾又复感染结核,且用抗结核西药少效。邹老分析其病史经过,及其临床证候,结合现代医学诊断,认为此为先后天不足之虚劳病征。虚则补之,劳者温之。重用甘温补肾益精髓之冬虫夏草为君,以温中补虚之母鸡佐之。紫河车、当归、甘杞子、桑寄生补肾之精血;参、芪、茯苓、芡实、红枣补气以健脾;甘草安五脏,调和诸药。本方补而不腻,温而不燥,使肾能作强,脾能健运。

邹老常用冬虫夏草伍以它药治疗虚劳,即如肺结核、肾结核等,多获良效。考冬虫夏草,又名夏草冬虫,其功用,《本草从新》云:“甘平保肺,益肾止血,化痰已痨嗽。”《本草纲目拾遗》谓“功与人参同”,“能治诸虚百损”。《药性考》云:“味甘性温,补精益气,专补命门”。《文房肆考》云:“气阳性温,保肺气,实腠理”。综上所述,冬虫夏草其性甘温,补肺补肾,能治诸虚百损。虫草与鸡、鸭和鱼肉火敦食,是民间早已采用的食养疗法之一,历代医籍亦多有记载。如《陈镛樗散轩丛谈》云:虫草“土人往往取以火敦鱼、肉、鸡、鸭食之,大补肾水。亦可配合补药。老人食之更宜”。又如朱排山所著《柑园小识》还有“以酒浸数枚啖之,治腰膝间痛楚,有益肾之功”的记载。据现代报道冬虫夏草酒精浸剂在1:100000浓度下,仍有抑制结核杆菌的作用。

更多>>百年传承 肾科世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