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关搜索:慢性肾炎 肾小球肾炎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肾脏疾病 > 肾功能衰竭 > 尿毒症 > 邹氏治肾 >
邹氏治肾

治疗方法

来源:南京博大 时间:2014-10-30 20:50 点击: 次

治疗方法

           (一)从肾论治

        尿毒症病变脏腑始于肾,而肾元亏虚、气化失司则为本病的主要病机,故补益肾元,恢复肾脏气化功能应作为尿毒症扶正治疗的基本治法,贯穿于本病治疗的全过程。邹云翔教授对慢性肾功能不全尿毒症的治疗经验之—是强调维护肾气,并对以保肾气为主的经验方“保肾丸”治疗尿毒症进行了大量的临床与实验研究。结果显示,该药可使患者氮质血症潴留减轻,临床症状缓解或改善,肾衰病程延缓,生存年限延长;可提高SD慢性肾衰大鼠存活率,增加体重,升高血浆蛋白,控制尿素氮升高和降低尿素氮,提高肾脏浓缩功能,抑制肾结缔组织增生和渗出等。补肾要药冬虫夏草在肾功能不全尿毒症的治疗应用,近年受到重视和肯定。目前的研究认为,本药对缺血性、肾毒性损伤有保护作用,能减轻损伤程度,促进肾小球上皮细胞修复及肾功能恢复,可以改善肾衰患者的肾功能状态和提高细胞免疫功能。上述研究资料提示,补肾法在尿毒症治疗中有重要作用和意义,应予以重视。常用补肾法有:①温阳益肾法,适用于肾阳亏虚、气化无权之证。常用方可选用肾气丸、右归丸等。②滋阴补肾法,适用于肾阴亏虚之证。常用方可选用六味地黄丸、知柏地黄汤等。③益气养阴法,适用于肾气阴两虚患者。方可选用参芪地黄汤加减。④补肾填精法,适用于肾精不足、髓海空虚之证。方可选用左归饮。由于阴阳互根,气血同源,所以在临床运用上述诸法中,应以整体观指导用药,如温补肾阳应注意阴中求阳,兼用少许滋补肾阴之药;而滋补肾阴需注意阳中求阴,参以少量温补肾阳之品,这样每可提高治疗效果。

        (二)从脾胃论治

        如前所述,尿毒症虽病本在肾,但其发病与脾胃有密切关系;且尿毒症发病后,其病理影响最早累及脾胃导致脾胃运化失调,患者常见恶心呕吐,食欲不振,腹胀,腹泻等症。由于脾胃为人体气血生化之源、后天之本,脾胃功能的盛衰可决定尿毒症的发展及预后,为尿毒症病变进退之枢机,因此,对于尿毒症的治疗应十分重视调理脾胃这一环节。调理脾胃的方法常用:①健脾益气,适用于脾胃气虚患者,治方可选用香砂六君子汤等。②芳化健脾,适用于脾虚湿盛患者,方可选用藿朴二陈汤。③苦辛开泄,适用于湿热中阻、心下痞满患者,方可选用黄连温胆汤、半夏泻心汤、苏叶黄连汤等。④升清降浊,适用于湿浊上逆犯胃患者,方可选用小半夏茯苓汤、旋覆代赭汤等。

        (三)从肺论治

        本治法适用于风热邪毒犯肺,或痰热壅肺,或水浊之邪上逆犯肺之尿毒症患者。症见:尿少或尿闭,恶心呕吐,恶风发热,或寒战高热,口渴欲饮,咳嗽,痰黄稠,或咳吐血痰,呼吸气促;或肿势严重,气粗喘满,倚息不得卧等。.风热犯肺者,治宜疏风清热、宣肺止咳,方可选用银翘散加减。痰热壅肺者,治宜清热解毒、宣肺化痰,方可选用麻杏石甘汤合千金苇汤加减。水浊上逆犯肺者,治宜泻肺行水、上下分消,方可选用葶苈大枣泻肺汤合五苓散加减。

        (四)从肝论治

        本治法适用于肝阳上亢或肝风内动之尿毒症。症见小便短少,呕恶频作,头晕痛,目眩,面部烘热,或肢麻、手足搐搦,舌质偏红,苔薄黄或少苔,脉弦细等。阴虚阳亢者,治宜滋养肝肾、平肝潜阳,方可选用天麻钩藤饮或杞菊地黄汤加减;肝风内动者,治宜滋阴潜阳、平肝熄风,方选用羚角钩藤汤合大定风珠加减。

       (五)从心论治

        本治法适用于肾病及心、邪陷心包之尿毒症。症见小便短少或无尿,恶心呕吐,胸闷心悸或心前区疼痛,神识昏蒙,循衣摸床,或神昏谵语、痰涎壅盛等。治宜豁痰降浊、醒神开窍。痰浊内陷心包者,可选用涤痰汤合苏合香丸加减;痰热内陷心包者,可选用安宫牛黄丸。若正不胜邪、心阳欲脱,症见面色苍白,手足逆冷,大汗淋漓,脉微欲绝等,治宜回阳固脱,方可选用独参汤、参附汤、参附龙牡汤等;或以丽参注射液、参附注射液1020ml加入50%葡萄糖液2040ml中静脉注射(糖尿病患者改用生理盐水),每5~15分钟1次,直至阳气回复为止。若见汗多,面色潮红,口干,舌红,脉细数,则为阴液耗竭之证,治宜益气养阴,方可选用生脉散加减;或以生脉注射液 10 ~20ml加人50%葡萄糖液2040ml中静注(糖尿病患者改用生理盐水),每515 分钟1次,直至病情稳定为止。

        (六)通腑泄浊

        肠道是人体排泄代谢废物的主要途径之一。对于尿毒症患者来说,一因肾脏排泄废物的能力减退或消失;二则由于脾肾气化失调,湿浊内壅,患者常出现大小二便不通,或大便秘结等症。故通过药物的治疗作用,增加肠道排泄浊毒的能力,显得十分重要。可以说通腑泄浊是祛除尿毒症患者湿浊毒邪标实证的主要方法,对减少代谢废物潴留、缓解病情有重要意义。但应用通腑泄泄浊法要注意保护正气,顾护津液,一般宜结合辨证使用。通腑泄浊途径可采用口服或保留灌肠方法等,方可选用承气汤类;常用药可选用大黄、芒硝、槐花、番泻叶等。其中,作为通腑泄浊代表药大黄,近40年间国内中、西医工作者曾作了大量的临床与实验研究,其疗效作用已得到肯定,被认为是治疗尿毒症最有希望的药物之一。大黄治疗尿毒症的作用机制,请参考有关章节。

        (七)活血化瘀

        尿毒症由于气虚、湿郁,加之病久入络的原因,故瘀血内阻在尿毒症中广泛存在。患者常见皮肤粗糙,或肌肤甲错,舌质紫暗,或有瘀斑、瘀点,脉涩。甲皱微循环检查常有明显微循环障碍、血流瘀滞,FDP检查明显增高。瘀血既是病理产物,亦为尿毒症病情发展加重的重要病理因素。因此,尿毒症的治疗,不能忽视活血化瘀这一环节。常用药可选:桃仁、红花、赤芍、丹参、川芎、水蛭、廑虫、益母草等。应用活血化瘀法治疗,要注意针对导致瘀血的病因进行辨证用药,如气虚者须结合益气,阳虚者宜结合温阳,阴虚者应结合养阴,气滞者须兼以理气,湿阻者要结合化湿,这样方能达到根除瘀血的目的。近20多年来,全国各地相继开展了以活血化瘀法治疗肾功能不全的探讨与研究,目前活血化瘀的治疗效果得到肯定和重视。如有人用丹参注射液治疗慢性肾功能不全48例,结果8例显效,27例有效,13例无效,取得较好效果。认为丹参注射液可改善肾功能和临床症状,尤在消肿、改善消化道症状、增加尿量、降低血压方面,效果更为明显。实验研究显示:丹参能减轻大鼠甘油致ARF时的肾小管上皮细胞变性、坏死,并使管腔内管型减少;增加肾血流量,改善肌酐清降率;降低尿素氮,并有利尿作用。川芎能改善家兔甘油致ARF时的肾血流量,有保护肾小管再吸收(钠)的功能,增加肾内前列腺素合成,降低血浆血管紧张素Ⅱ水平,对ARF有预防作可减轻Ca2+减少,可减轻Ca2+对线粒体的损伤。

更多>>百年传承 肾科世家